document.write('
')

汽车导购

当前位置: 深圳汽车网>> 汽车导购>>正文

地方政府造车幻觉:上海行,合肥行,他行我也行

来源:深圳汽车网   作者:美赛达   2022年08月06日

地方政府造车幻觉:上海行,合肥行,他行我也行

2022-07-19 07:05 来源: 畅吉闻联盟

原标题:地方政府造车幻觉:上海行,合肥行,他行我也行

寸土寸金的上海,每个商圈都是一段历史。

作为全上海唯一一个四条地铁线交汇的商圈,世纪汇广场在2005年竞标时,吸引了新鸿基、华润、太古、嘉里等七家地产商,当年年底,李超人的和记黄埔以46.5亿人民币将地块拿下,换算成楼面价,每平米“高达”12000元。

2021年10月,李超人又以200亿人民币作价将项目转手,减去建设投资,超人净赚100多亿,当时离世纪汇广场试营业还有两年。

一个日均客流11万人次的顶流商圈,注定是各行各业龙头品牌的必争之地。最近一批抵达战场的是造车新势力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齐聚世纪汇一层贴身肉搏。不过在蔚小理的夹缝中,还有一家消费者没太听过的电动车公司——奇点汽车

自2021年4月开业以来,奇点汽车的门店就没有卖出过一辆车,主要是因为这家公司还没有量产车卖,门店里放着的是纯展示用途的工程样车,CEO沈海寅早已淡出管理。

奇点汽车的背后是安徽铜陵。

2021年,奇点汽车获得了一笔6亿美元投资,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铜陵[13]。这笔钱将用来修建一个年产能20万辆的整车工厂,计划2021年建成投产。当然,地点也在铜陵。

铜陵因铜闻名,铜产业产值一度占当地规上工业产值的三分之二。虽然大宗商品近两年气势如虹,但从地方经济的角度讲,随时都有被划为过剩产能的风险。

这类资源依赖型城市,地方政府也免不了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“武安市发改局马科长”。于是,腾笼换鸟产业升级就成了地方大员们朝思暮想的大事。

2021年,怀揣马科长焦虑的铜陵明确了产业转型的方向——“将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产业作为全市第二支柱产业予以扶持[1]。”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奇点落户铜陵。然而2年后,铜陵没有见证奇点汽车的量产,却等来了“奇点烧光70亿资金,发不出工资”的消息。

2021年5月,安徽国资委进驻奇点汽车管理层,试图妙手回春,但工厂至今遥遥无期,只有无车可卖的门店坚持运营,试图自证“我还能抢救一下”。

翻看造车新势力名单,会发现这种“地方政府+终端品牌”的组合比比皆是,比如南京&博郡、贵州&新特、赣州&绿驰。很多地方都面临土地财政难以为继、资源逐渐枯竭的现状,新能源车就是那根稻草。

造车新势力名单,不完全统计

地方政府造车幻觉:上海行,合肥行,他行我也行

但除了如上海-特斯拉,合肥-蔚来这样少数天作之合,轰轰烈烈的造车运动留下的多是不成功的双向奔赴,映衬着一个又一个小城艰难转型的身影。

01

造车,屡败屡战

2021年7月,安徽国资委进驻奇点2个月后,江苏赛麟汽车斥资6000万在鸟巢搞了一场发布会。演出嘉宾包括杰森·斯坦森和已身陷囹圄的某吴姓艺人,很容易让人忽略,发布会的主角其实是一款只卖几万块钱的“老头乐”。

一年后,赛麟被员工举报侵占国有资产,CEO王晓麟远遁美国,连下周回国的态度也懒得做。今年5月,赛麟遗留资产被挂上阿里拍卖平台。

赛麟背后的苦主是江苏如皋。

如皋隶属江苏南通,与上海直线距离不到200公里,但有长江天堑坐镇,从上海发达的汽车产业中分到的蛋糕十分有限,仅有零星的汽车零部件企业。但轰轰烈烈的新能源车热潮,让如皋看到了逆天改命的希望。

2021年开始,如皋先后引进陆地方舟、康迪、青年汽车等整车企业,但相继翻车。2021年,王晓麟携兼具“尖端技术”与“全球声誉”的赛麟而来,如皋如获至宝,出资33亿元获得赛麟33.4%股权[2]。赛麟投资178亿的整车工厂,将为当地有史以来制造业最大单体投资项目。

显然,命运并没有垂青这个扬子江北岸的长寿之乡。

陆地方舟,如皋新能源汽车企业一代目

地方政府造车幻觉:上海行,合肥行,他行我也行

翻开中国地图,如皋这样为造车放手N搏的城市并不罕见。南京就先后引入了相继出局的拜腾与博郡,指望用煤矿换来车企落地的鄂尔多斯,则遭青年汽车、华泰汽车连坑两回。但大量的前车之鉴,依然没能阻止地方政府在新能源车上的一拥而上。

上一篇:高端电摩?KTM电动车型新动向~

下一篇:川东北经济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