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新闻

当前位置: 深圳汽车网>> 汽车新闻>>正文

自动驾驶出租车,巨头们的应许之地?

来源:深圳汽车网   作者:美赛达   2019年12月12日

自动驾驶出租车,巨头们的应许之地?

  百度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在长沙试运营后,广州也开启了RoboTaxi的试运营服务,如果算上滴滴年底在上海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计划,2019年有可能在三座城市中看到自动驾驶的出租车。

  尽管外界在提到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时候,大多会使用“试运营”一词,几乎所有落地运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,都在主驾驶位配备了一名安全员。却也不乏一些积极的现实意义,原本只在封闭场所中测试的自动驾驶,让公众有了近距离触摸的可能。

  再激进一些的,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在10月份给用户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,表示用户下一次乘车时,可能不再配备人类安全员。倘若这份邮件内容奏效,无疑将是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新里程碑。

  无论是国内自动驾驶的“保守运营”,还是谷歌的“艺高人胆大”,自动驾驶领域大大小小的玩家们,把目标瞄向出租车市场早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小切口与大蛋糕

  需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:为何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落地,纷纷将出租车作为首选的切入点?

  第一个答案可能是市场教育的需要。

  战略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在第五期《汽车行业颠覆性数据探索》中,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:2030年全自动驾驶出租车将占据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汽车出行市场。另一家分析机构瑞银集团也有着乐观的预计,公开表示“2030年全球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每年的价值可能超过2万亿美元。”

  不过“万亿市场”也有一个前提,即自动驾驶汽车成为人类社会日常且必要的交通行为。而在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漫长征途中,自动驾驶出租车可以说不可或缺的路径,如果人们尚无法接受“无人驾驶”的出租车,万亿的潜在市场也就无从谈起。

  第二个答案或许是资本市场的驱动。

  2019年开年起,自动驾驶领域便频频爆出融资困难、内讧倒闭、裁员过冬等负面新闻,就连吴恩达参与运营的明星项目Drive.ai也被迫清盘。“经过长达三年的泡沫期,自动驾驶开始进入期望幻灭的低谷期。”逐渐成为一种行业共识,在项目进度屡屡不达预期的教训下,资本市场也不约而同地收紧了钱袋子。

  那些还没有倒下的探路者们,势必要找到新的生存根基,毕竟在技术、成本、安全等一系列问题的制约下,自动驾驶在乘用车市场的落地近乎无解。当资本相继以落地作为投资门槛的时候,商用车市场自然成了自动驾驶的新阵地。

  第三个答案应该是庞大蛋糕的诱惑。

  在万亿市场的蛋糕面前,科技巨头们可以扮演两个角色,一是自动驾驶的技术供应商,二是自动驾驶出行服务供应商。即便前后只有一字只差,所能分到的蛋糕却差之千里,以至于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Mobileye首席执行官阿姆农·沙舒亚直接断言:“对于特斯拉、Uber和Lyft来说,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之争关乎生死存亡。”

  同样被影响的还有自动驾驶的创业者们,在搅局乘用车市场近乎无门的局面下,一些创业者开始紧抱主机厂商的大腿,尽可能降低成本止血过冬。也有一些创业者选择去讲出行服务提供商的故事,以求拿到融资做高估值。

  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,自动驾驶出租车还将逐步出现在更多的城市中,背后的商业格局也将逐渐水落石出。

巨头的应许之地?

  就目前来看,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参与者可以大致归为三类:以Waymo、百度Apollo为代表的技术派;诸如特斯拉、通用等主机厂商;以及Uber、Lyft、滴滴等网约车平台。不同派系的所长不同、路径不同、打法不同,却不无被贴上了“巨头”的标签,以至于让人产生了这样的错觉:自动驾驶出租车,终归只是巨头的应许之地?

  在广州试运营RoboTaxi的文远知行,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  与谷歌、百度不同,文远知行的出租车上路可谓颇费周折。早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,文远知行就曾借“全国首辆自动驾驶出租车”的光环博尽了眼球,随后即被执法部门叫停,从路况复杂的广州大学城挪到了交通不那么紧张的生物岛。

  一辆自动驾驶出租车到自动驾驶出租车队的进化也有“代价”。文远知行在今年8月份和广州市白云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、科学城(广州)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组建了名为“文远粤行”的合资公司,文远粤行正是名义上的运营方。言外之意,文远知行涉足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,并没有触碰原有出租车市场的蛋糕,像是一场对未来出行的联合探索。

  但这并非是文远知行得以进入出租车市场的全部“秘密”。

上一篇:雷克萨斯首款纯电动SUV UX300e明年春在中国上市

下一篇:与英特尔达成合作后 蔚来在硅谷裁员141人